<wbr id="ssomu"><optgroup id="ssomu"></optgroup></wbr>
<noscript id="ssomu"><small id="ssomu"></small></noscript>
<optgroup id="ssomu"><xmp id="ssomu">
<optgroup id="ssomu"></optgroup>
<code id="ssomu"><xmp id="ssomu">
<code id="ssomu"><xmp id="ssomu">

文章分類

當前位置:首頁>文章中心>行業新聞>發展AIoT產業,切忌被國外牽著鼻子走

發展AIoT產業,切忌被國外牽著鼻子走

發布時間:2021-11-30 點擊數:148

話說,B站科技區有個知名的UP主叫“沒啥用科技”,總是在發布一些腦洞大開卻“沒什么卵用”的產品。于是,粉絲便送了其一句精準的slogan——“領先一步是科技,領先兩步是科幻,領先三步是沒啥用。”

 

這話雖然帶有調侃的成分,但是背后隱藏的道理卻在很多地方都適用。

 

比如,現在正值歲末年初之際,各大媒體和研究機構都在談風口、談趨勢(當然也包括我們)。趨勢這種很玄乎的東西,你看個三到五年可以提前布局,看個五到十年可以規劃戰略,看到二十年后可能就“沒啥用”——至少在現階段以追求即時回報的角度看起來對企業沒啥用。

 

但你必須得承認,世界需要有人去思考這些看似沒啥用的東西;我們也很慶幸,世界上還有很多人在思考這些現在沒啥用但是事關產業未來生死存亡的問題。

 

近日,在位處北京丹棱街的微軟(中國)總部,我們物聯網智庫一行人和微軟(中國)CTO韋青聊了聊智聯網AIoT產業的未來。

 

從業近三十年來,韋青做過嵌入式、做過通訊、做過操作系統……親身經歷過數輪技術革命,他既是“局中人”,卻又能跳出局外,以極其冷靜的視角發出一些“靈魂提問”。

 

在訪談開始之前,本以為我們會聊聊AIoT的新技術、新政策、新需求和新征程,但其實當天卻遠不止此,我們聊了天文地理,聊了歷史人文,聊了大佬趣事,還聊了治學精神。

 

在對話的過程中,我們甚至還“不小心”發現了“如何才能成為微軟這樣大公司CTO”的秘密。

 

想知道答案?這里先賣個關子,文末揭曉。

 

為什么一定要叫“元宇宙”?

 

難以免俗的,我們最初的話題也是從“元宇宙”展開的——沒辦法,元宇宙最近在中國乃至全球,實在是有點兒火。

 

Facebook改名Meta就像是給市場注射了一支興奮劑,甭管企業原本的業務是否沾邊,能和“元宇宙”的熱點蹭蹭總歸是沒啥壞處。

 

1.jpg

 

這不,不光騰訊、字節跳動、阿里等大廠紛紛布局,“網紅”羅永浩也曝光其下個創業項目與元宇宙有關,甚至三大運營商之一的中國電信都開始宣布入局元宇宙……

 

前不久,知名線上課程平臺得到APP上架了一門名為《前沿課·元宇宙6講》的課程,價格29.9元,目前已有近5萬人加入學習。但是不少學員上過課后卻反饋——“聽完了也不是很明白”。

 

2.png

 

于是,我們看到現階段出現了這樣的怪象——很多企業爭先恐后地在搞元宇宙,很多人熱火朝天地在談元宇宙,但卻沒人真正能說清元宇宙到底是什么?它的未來究竟長什么樣?

 

微軟也是元宇宙的積極布局者。

 

身為微軟(中國)的首席技術官,韋青自身對于元宇宙的理解來源于尼爾·斯蒂芬森出版于1992年的科幻小說《雪崩》。只不過,當時中文把Metaverse譯為“超元域”,而不是現在火熱的“元宇宙”。而微軟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薩提亞·納德拉也在他2017年出版的《刷新》一書談及了《雪崩》,這本書對當時的程序員影響極大,而在《刷新》的中文版中,Metaverse則被譯為“虛擬空間”,同樣不是“元宇宙”。

 

“Metaverse為什么一定要叫‘元宇宙’呢?”在我們詢問韋青對元宇宙的看法時,他如此反問我們。

 

這是一句振聾發聵的反問,因為他表面上看似是在問“名詞”,其實卻是在問“話語權”。

 

“百年之前,我們中國人的前輩,從西方引進了先進的知識。那時候西方有一種被作為科學素養來學習的知識,叫Metaphysics。如果按照我們現在翻譯‘元宇宙’的邏輯,Metaphysics應該被翻譯成‘元物理’。然而,我們的前人們將Metaphysics翻譯為了‘形而上學’,并不是‘元物理’。”

 

現在的邏輯是——只要我說出了大家都聽不懂的東西就是我牛。但是韋青所受到的工程師文化教育,卻讓其特別重視技術的大眾化和普及化,尤其需要在技術術語上盡量采用通俗易懂的表達。

 

“歸根結底,物理空間的一切對象,包括對象的屬性、行為和之間的關系,都需要經過數字化建模映射到虛擬空間,使得物理空間成為虛擬空間內可被計算的對象。但是更重要的是,虛擬空間內的計算結果還需要映射回物理空間,從而起到加強人類現實世界能力的作用。在這種技術邏輯的約束下,無論稱之為元宇宙、虛擬空間、賽博物理系統、數字孿生還是物聯網,其實都有異曲同工的妙義。”

 

所以,再問一遍這個問題:“Metaverse為什么一定要叫‘元宇宙’呢?”

 

前人們將Metaphysics翻譯為“形而上學”,《易經》中曰:“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

 

在筆者看來,這幾乎可以稱得上是中文翻譯史上最棒的譯名之一。幾乎不用花費筆墨分析,相信大家也能看出“形而上學”和“元宇宙”的高下之分。

 

這不僅是翻譯在“達意”層面的高下,更是一個國家能否將話語權掌握在自己手中的高下。

 

技術發展不要在概念階段就被人“牽鼻子”

 

與之相類似——

 

“下一次技術革命為什么一定要叫‘第四次工業革命’呢?”

 

“Digital Transformation為什么要叫‘數字化轉型’呢?”

 

有人可能會覺得,這不過是文字游戲,然而,在很多文明體系中,名詞的重要性,恨不得是一個生存與死亡的游戲。

 

且不說西方文明中的巴別塔,我們老祖宗就曾講過“倉頡造字鬼神哭”。為什么倉頡造字成功后的那一天,白日竟然下粟如雨,晚上竟然聽到鬼哭魂嚎?這正是因為文字對于一個文明和種族的重要性,已經能夠上升為“奪天地之造化,開文明之紀元”的高度。

 

3.jpg

 

一個名詞背后,隱藏著的是對事物的理解,再背后則是對這個事物的定義和標準。

 

韋青表示,“比如說所謂的第四次工業革命,德國可以這么講,因為它有自身的技術發展路徑,但中國就不一定,因為中國有自己的工業化道路。其實上一世紀錢學森先生已經對全球技術的發展路線有了精準的分析與判斷,當時的結論是以計算機智能為代表的人工智能技術將會得到迅猛的發展,人類將經歷第六次產業革命。中國應該認識到,這是幾百年來我們頭一次參與到一場全新的產業革命當中。”

 

“同理,我們用英文Digital Transformation來表示數字化轉型,但是我們應該考慮一下,相較于Transformation,是否同樣需要考慮 Reformation與 Revolution。它們表達的是不同變革階段的不同需求與方法。過去幾十年,中國有如此豐富的改革開放經驗,用中文來表達數字化轉型,是否可以直接針對國人熟悉的語境稱之為數字化改革呢?”

 

把定義握在自己手里

 

于是問題來了,如何才能不被人牽著鼻子走呢?

 

在韋青看來,最關鍵的就是要自己抓住話語權,把定義握在自己手里。

 

他舉了個此前自己做產品開發時的例子,“產品開發時會有很厚的一本開發計劃書,其中開始最重要的章節就是對于所有名詞與概念的精確定義。這是系統工程的基本方法,一方面避免產生歧義,另一方面也能確保產品是按照所有利益相關方的期望目標設計與生產出來。在開發過程中會與大量不同團隊有無數多次的反復,如果語言無法精確統一的話,產品開發過程將會是一場災難。這種嚴謹的工程思維范式,同樣適用于技術的推廣與宣傳。”

 

而真正具備這種科學素養精神的企業,都特別強調把定義握在自己手上。

 

所以我們看到,蘋果、微軟等公司的高管在談及元宇宙時,態度都十分謹慎,而且不會跟著小扎的步伐隨波逐流,而是嘗試給Metaverse賦予自己的定義。

 

蘋果公司CEO庫克在9月份接受《時代》雜志專訪,被問及蘋果正在押注的AR是不是元宇宙概念時表示:“這是明顯不同的兩個詞,我不會亂用這些流行詞,我們稱之為增強現實。”

 

4.jpg

 

而微軟眼中的Metaverse也只是公司整體策略的有機組成部分,它是需求驅動的,不是概念驅動的;它是結合現實與虛擬的混合現實,不是單純的虛擬現實。目前對于企業而言,由于疫情的沖擊,遠程-本地混合協同辦公已經成為企業不可或缺的核心競爭能力,正是由于這種現實需求,微軟除了大力加強以Teams為代表的現代混合辦公工具以外,從2022年開始,微軟將把虛擬體驗協作平臺Mesh直接植入到Teams中,打造自己的企業元宇宙。

 

自扎克伯格闡述了對元宇宙的愿景后,持續受到了全世界很多企業高管和學術專家的抨擊,韋青則更加直截了當,“姑且不論用什么樣的詞匯來描述這種技術能力,不同技術發展路線所代表的核心價值觀區別在于是讓人類沉迷于虛擬世界中,還是讓人類在現實世界中享受美好生活。根據現在的發展趨勢來評估,人類應該有極大的可能性可以同時享受到現實世界與虛擬世界帶來的各種不同的便利與體驗,但是這一切都需要以人類的福祉為根本。微軟的方案,關注的是如何讓人類在現實世界里工作、學習與生活更美好。”

 

“虛擬空間可以反過來優化物理空間,這是它對人類現實生活的益處。但其本身也有一個特點,就是能夠以極小的成本和極快的速度,無底線、無限制的滿足人類的欲望。無論男女、無論老少,如果不加引導,全都能夠在虛擬空間里享受到物理空間會受到限制,甚至無法實現的各種快感,那人類成了什么?如果按照這個路徑往下發展,人類的未來不容樂觀。”

 

Metaverse的話語權應該掌握在物聯網人手中

 

再回到剛才的話語權問題。

 

Metaverse時代的競爭,其實完全取決于這個國家,這個行業,或者這個公司怎么定義universe。當小扎或者資本的力量把Metaverse定義往虛擬空間的方向引導的時候,這種本來正在為人類謀取福祉的技術可能會被誤用。

 

5.jpg

 

那么,不妨讓我們再次回到問題的源頭,也就是Metaverse這個詞語的翻譯上來——Metaverse=Meta + Universe,既然Meta是“形而上的universe”,那它本身就應該包括物理空間與虛擬空間兩部分。

 

“也就是說,Metaverse的話語權,應該是掌握在這批物聯網人手里的,因為這本來就是物聯網的表達方式。要把Metaverse拉回到物聯網,這里本來就是我們的地盤!”

 

這時候,我們就會發現一種對人類的物理生活非常有助力的Metaverse應用,那便是導航。

 

請仔細想想,導航是怎么實現的?我們需要把物理空間的所有軌跡完全數字化,需要對地球、城市、道路進行建模,然后將其以標準的、無歧義的方式映射到賽博空間里。在物理世界里你想去任何地方,導航都可以在賽博世界里幫你提前規劃,最后的結果是便利了人們的生活,提高了人們的出行效率。

 

它是一個標準的Metaverse應用,但它卻不是小扎所定義的元宇宙——因為那是讓你進去,而這是讓你出來。

 

物聯網行業的發展方向是智聯網AIoT,AIoT未來的發展又面臨一個抉擇,那就是物聯網人的初心究竟是想把人從賽博空間里拉出來,還是讓他們陷在其中?

 

繞了一大圈后,我們發現——中國AIoT產業要想發展,中國物聯網人就必須掌握自己的話語權,那就必須把握住AIoT的定義。

 

AIoT究竟是什么?在韋青看來,完全可以用諾伯特·維納控制論的觀點來拆解AIoT。

 

按照控制論的觀點,控制的基礎是信息,一切信息傳遞都是為了控制,而任何控制又都有賴于信息反饋來實現?;谶@套理論,AIoT就是sense-think-act加上feedback loop。其中,sense是傳感器,think是人工智能(當然現階段只是機器學習),act是執行器,feedback loop則包含了5G甚至未來6G在內的通訊技術。

 

光把握定義還不夠,整個AIoT產業還得進一步建立一套標準。韋青表示,“在中國做AIoT,最大的障礙根本不來自于技術,而是來自標準和應用層面。中國AIoT產業恰恰需要一個像始皇帝一樣的人物,去推進‘書同文、車同軌’,這才是關鍵所在。”

 

其實,產業標準的統一已經被提了很多年,但是其實際進展只能用“不順”兩個字來形容。

 

猶記得2019年12月,亞馬遜、谷歌、蘋果、宜家等智能家居巨頭宣布成立一個名為“Connected Home Over IP”(簡稱CHIP)的小組,旨在開發、制定一套基于IP協議的智能家居連接標準。雖然起步于智能家居領域,但CHIP直指整個物聯網產業最難纏的連接性與兼容性問題,如果標準形成,擴展至其他領域絕非難事。

 

按照計劃,CHIP的首個規范草案和開源資料將在2020年年末發布,2021年將會推出新的設備。然而,行至2021年尾,CHIP協議雖然在5月通過了首個正式版規范并更名為Matter,但并無過多的實質性進展,連接標準聯盟(CSA)更是于今年8月發布公告稱,將發布Matter智能家居標準的時間推遲到2022年。

 

2022年我們真的能看到這一標準嗎?答案不得而知,目前看起來概率不大。

 

結語

 

現在,讓我們來揭秘最后一個遺留的問題——如何才能成為微軟這樣大公司的CTO?

 

韋青表示,“首先,CTO是一個頭銜,只是一種職位的象征。對我而言,我的職業是一名工程師,這是根本。工程師文化講求創造,而這種創造絕不僅僅只是技術上的創造,是多方面的。微軟的首任CTO Nathan Myhrvold幫助微軟創立了享譽全球的微軟研究院,他同時還是一名全球野生動物攝影大獎獲得者,又喜歡古生物學,家中擺放著自己親自挖掘出來的完整恐龍化石,他還出版了一套印刷和插圖極其精美的五卷本《現代主義烹調》,成為全球現代烹調藝術與科學的大百科全書。我所知道的CTO圈子里,懂技術只是買了一張入門券。但如果你只懂技術,根本沒價值,因為大家都懂技術。而且當今技術發展如此迅速,變化多端。每個人都隨時可被淘汰,又隨時可暫領風騷。這也是為什么微軟這么強調成長型思維,也就是需要終生學習。”

 

所以,在當天的訪談中,我們也沒有只聊技術。

 

在見識到韋青的博學之后,我們一行人笑著感慨,“原來做CTO還得懂歷史、地理、人文、生物,甚至哲學。”

 

但韋青卻很認真的表示,只要八年的時間,一個人就可以讀完一個博士學位,人的一生有這么多年,隨著不斷豐富的工作與人生經驗,如果保持終生學習的習慣,能在多少領域成為博學之士???

 

微軟原來的Windows主管Jim Allchin,打拼了一輩子,退休寫感言時,說到他在西雅圖生活了這么多年,從來不知道下午四、五點鐘的時候會有這么多人在街道旁悠閑地喝著咖啡。因為在他所摯愛的軟件事業里,還真沒有上、下班的時間概念。

 

但是這位老爺爺,卻一點也不書呆子,退休后又是彈吉他、又是組樂隊,他現在的簡歷,開頭的是藍調搖滾吉他手,然后才是計算機科學家,工作生活兩相宜,生活過得樂開花。

 

韋青現在所做的,也是他所愛的事業,他的生活很簡單——工作、吃飯、鍛煉、讀書、睡覺,可是在精神層面,他絕對是個少有人可及的富豪。

 

最后的最后——

 

希望未來在產業發展的某個關鍵節點,你能想起這篇文章,那便是我們作為產業媒體機構的最大幸運了~

 

后記:這篇文章的起因,是因為我們物聯網智庫每年都會在年末舉辦AIoT領域的產業年會,幫助整個產業展望未來的發展趨勢。為了更進一步探索2022年的新風向,我們邀請了一系列重量級的企業高管和物聯網智庫創始人彭昭進行對話,聊一聊大家對智聯網產業未來的見解,并最終將在年會當天分享這些成果。如果你看完這篇文章仍然覺得意猶未盡,歡迎來活動現場看看,掃描下方海報中的二維碼即可報名~

在線客服

精品人妻无码专区在线视频
<wbr id="ssomu"><optgroup id="ssomu"></optgroup></wbr>
<noscript id="ssomu"><small id="ssomu"></small></noscript>
<optgroup id="ssomu"><xmp id="ssomu">
<optgroup id="ssomu"></optgroup>
<code id="ssomu"><xmp id="ssomu">
<code id="ssomu"><xmp id="ssomu">